Tag Archives: Enterprise

电信通污染专线客户的 DNS 请求,真是太无耻了

今天上新浪微博,发现页面乱了,明显是 css 下载失败的现象。开 firebug 看到,下载 css 的步骤被 301 到北京网通的导航页面去了。顺手 dig 了一下那个文件所在的域名 timg.sjs.sinajs.cn,发现那个 IP 竟然和我公司的 IP 很接近,是电信通的!!直接访问那个 IP ,是 squid 的错误页面,页面尾部也没署名。这个现象和网通的 NXDOMAIN Redirect 的现象是不同的。 不过,为什么连电信通的缓存服务器都自动 301 到北京网通的导航页面去了呢?看起来他们也在用北京网通DNS,且北京网通 DNS 也无法解析新浪的域名。 继而发现,在自己的电脑上,不论向哪个 DNS  服务器查询,出来都是那个结果,且 TTL 不会降低,保持在300,还有个现象就是应答里没有AUTHORITY和ADDITION SECTION。这说明电信通在线路上做了 DNS 拦截,直接转到他们自己的 DNS 服务器去了。ssh 登录外面托管的服务器上,解析那个域名,给出的是一系列 CNAME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默认分类 | Tagged , | 4 Comments

RHEL6 作为 xen domU 虚拟机,启用 hvc0 的方法

今天在 xen  虚拟机里安装了 RHEL6 beta,发现因为 sysvinit 被换成 upstart 之后,竟然不知道在哪里启用 hvc0 上的 getty 了。尝试改变 /etc/sysconfig/init 把 hvc0加到 ACTIVE_CONSOLES 里,但是开机时提示 hvc0 permission denied 之类的提示信息。 最后还是在内核上加 console= 参数了。不过注意:必须写成 console=tty console=hvc0 这样,其中 tty 那一项可以用 console=tty 也可以用 console=tty1。 如果只加console=hvc0 则用VNC查看虚拟机的时候看不到开机时的 dmesg 和服务脚本启动信息 如果顺序反了,最后不会启动 agetty 在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默认分类 | Tagged , , , | 4 Comments

bind + mydns 大容量智能 DNS 的方案简述

大体上就是 bind 上启用 view 功能,然后把请求转发给后端的多个 mydns。不过遇到的问题是,如果用 zone {type “forward”;} 的话,会导致  bind 给出的解析结果里缺少 AA 标志位,而且还会带上 ADDITIONAL SECTION,而这个 ADDITIONAL SECTION 指向的恰恰是 bind 自己,于是有时会造成循环。 怎么让 bind 认同自己事实上的权威地位,成了方案的关键。想了几个小时,终于明白了只有 master 和 slave 才能给出带 AA 标志位的应答。master试过了肯定是不行的,因为必须有 file 参数。后来试了试 slave,竟然只需要 masters 参数即可。 最终方案是两横两纵的: 1 一个域有两个 NS 服务器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默认分类 | Tagged , , , , , | 2 Comments

很不幸,又遇到bug了——MySQL replication故障

我就说 RedHat 的软件质量不好,还总有人不信。这次又找到证据了。 RHEL5.4/5.5 里带的 mysql-server 包 # rpm -qi mysql-server Name        : mysql-server                 Relocations: (not relocatable) Version     : 5.0.77                            Vendor: Red Hat, Inc. Release     : 4.el5_4.2                     Build Date: Sat 30 Jan 2010 03:11:47 AM CST 存在 replication 时,slave 跟不上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默认分类 | Tagged , , , | Leave a comment

RedHat EL 5 是不是快要出update5了?

因为发现手头一台 xen dom0 上版本是-94的 xend 进程占用大量内存就找 RedHat 公司的朋友问了一下版本号,发现已经有新版本的 kernel-xen -186版本和 xen -108版本了,而且最新的 xen 包依赖了在 CentOS 5.4 里根本不存在的 xz-libs 包和 libext4fs.so 文件。这是不是意味着 RHEL 5 的 update5 快要出来了呢? 这一次,CentOS、Scientific、Oracle EL 谁跟得最快?拭目以待!

Posted in 默认分类 | Tagged , , , | Leave a comment

RedHat 网络安装,对NFS URL的格式要求很高哦

今天用nfs://host/dir的格式安装失败了。后来看了python-virtinst-0.400.3-5.el5包里面DistroInstaller.py文件的源码,发现其中有一步是转换NFS URL的格式: def _sanitize_url(url): “”” Do nothing for http or ftp, but make sure nfs is in the expected format “”” if url.startswith(“nfs://”): # Convert RFC compliant NFS      nfs://server/path/to/distro # to what mount/anaconda expect  nfs:server:/path/to/distro # and carry the latter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默认分类 | Tagged , , , , , | Leave a comment

突发奇想,发现现代虚拟化技术和LVM有点像

刚才和谢珮英同学讨论简易RAID(无卷组概念,逻辑卷直接建设在物理卷之上,常见于机内RAID)和高级RAID/LVM(有卷组概念,逻辑卷建设在卷组之上,常见于外挂盘柜类存储设备),然后就去厕所看虚拟化广告去了。看着看着,突然发现现代虚拟化技术构造的IT基础架构和高级RAID/LVM竟然有些像: 物理机器对应物理卷 虚拟化群集对应卷组 虚拟机对应逻辑卷 虚拟化群集的整体搬迁对应卷组的跨控制器迁移 区别仅仅在于磁盘管理的逻辑卷容量可以大于物理卷,而虚拟化技术中虚拟机的资源目前还不能大于物理机器,但具备了群集内自由迁移的特性。相信随着技术的发展,虚拟机将可以拥有比单台物理机器更多的计算、存储能力,从而让虚拟化的IT基础架构更像逻辑卷管理器。 ——七月澡后补记

Posted in 默认分类 | Tagged , , | 2 Comments

VMWare Forum 2009

昨天参加了VMWare Forum 2009会议,先说一下会议组织的问题: 组织不力的地方: 1 时间太早,早餐结束得也太早 2 有几个人,收到确认信,但数据库里没记录他们的信息,于是只好按临时来宾登记。但只有俩队伍可以录入临时来宾,而工作人员又给人家指错了队伍,于是悲剧发 生了。录入柜台用的是瘦客户机,连接VMWare View,其实这时候应该发挥虚拟化的优势,直接把瘦终端对应的虚拟机换一下,连接到全功能注册界面去录入信息,而不应该让人家再排队 3 午饭真简陋,更发指的是竟然在里面放了一瓶水配重,最不可容忍的是三明治、香蕉、水、餐巾纸竟然装在那么大的盒子里,让我想起了天价月饼…… 好处: 1 有个passport活动不错,用更易于接受的方式让客人主动到各展位逛一圈 2 我在Riverbed的展位问的比较详细,后来走到别的展位之后,riverbed的工作人员又追上来送了个小礼品 3 Cisco展台不行,是外包的,只负责发资料   这次的讲座,鼓动的口号就是基础架构虚拟化,宣扬了用虚拟化技术作为中间层,掩盖硬件需要停机检修和会发生故障的事实,对用户提供连续可用、性能可以接受的系统视觉。 在此洗脑下,今天开始玩VMWare ESXi

Posted in 默认分类 | Tagged , | 4 Comments

RedHat 升级好猛烈啊

今天发现手头的一台 RHEL 5 的 libvirt、libvirt-python、python-virtinst 包比另一台机器的版本高,比 CentOS 里也高,而且那几个包还是原装正版 RedHat 出品的。奇怪…… 后来问了 Oralce Linux 的技术支持熟人,发现 Oracle Linux 从5到5.4,里面包含的这几个包的版本确实有过较大变化,这也解释了我手头的这个 RHEL 版本变动是咋回事。 看来 RHEL 的所谓 update 还是挺猛烈的,几乎相当于发行一个新的大版本了。CentOS 今天很让我失望,竟然没有跟进 5.4。

Posted in 默认分类 | Tagged , , , , | 3 Comments

yum的$releasever真是太反动了

来看这篇文章的人,大都应该同意《Unix编程艺术》中提到的那些观点吧。今天就给大家看一个反例:yum 的 $releasever 变量 在 /etc/yum.repos.d/ 目录下的软件库定义文件中,常常会在 baseurl 的路径中提到 $releasever 这个变量,表示当前发行版的大版本号,但大家知道这个变量是在哪设置的吗?我 grep 了整个 etc 目录都没找到,还是看了 yum.conf 才知道的,是在 yum.conf 文件里 distroverpkg 选项定义的。但这个选项就很有问题: distroverpkg 和 releasever 名字不同,且看不出什么联系 distroverpkg 的值,并不是明文,而是“redhat-release”。不知道大家看到这个会有什么想法,反正我是首先想到了 /etc/redhat-release 文件,但我错了。实际上指的是 redhat-release 这个RPM包。所谓“distroverpkg=redhat-release”的意思,其实是将 $releasever 设置为 redhat-release 这个RPM包的版本号 够变态吧?别人都是直接赋值,或者 include 一个各种变量定义的文件进来,而yum竟然用某个包的属性作为值,违反了“everything is file”的原则。烂!用属性实现,则相关软件必须能读取属性。这个功能对于yum来说无所谓,但是对于别的软件呢?还得特地加入rpm相关的代码才能实现,加入了平台相关特性,降低了可移植性,麻烦。正确的方法是以文件内容作为表示形式。当然了,这样的话用属性就没意义了,yum还能减点肥。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默认分类 | Tagged , , , | 13 Comments